三维动画公司

业绩受疫情冲击、母公司自顾不暇捷豹路虎新掌门能否力挽狂澜?

发布日期:2022-04-22 08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捷豹路虎全球掌门人即将迎来新旧交替。捷豹路虎现任首席执行官施韦德将于今年9月正式退休,但接班人却迟迟未定。近日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援引多位知情人士消息称,捷豹路虎新任首席执行官的候选人名单已经出炉,宝马前研发董事傅乐希和奥迪前首席执行官布拉姆·肖特均为有力竞争者。

  捷豹路虎新任首席执行官面临着扭转公司经营困境的重任。今年以来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捷豹路虎的经营困境,而捷豹路虎所在的大本营英国迟迟无法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,再加上母公司印度塔塔汽车因疫情自顾不暇,诸多因素让捷豹路虎的未来着实充满了挑战。

  捷豹路虎曾于今年1月表示,施韦德将于今年9月退休,由此引发了甄选继任者的行动。今年9月,施韦德将年满65岁,而根据塔塔汽车的政策,65岁为首席执行官的强制退休年龄。施韦德卸任后将转至幕后,出任捷豹路虎的非执行副董事长。

  根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的爆料,在捷豹路虎新任首席执行官的候选人名单中,先前业界呼声颇高的热门人选——菲亚特克莱斯勒(FCA)首席执行官麦明恺并未出现,引人注目的是另外两张汽车业的“熟面孔”——傅乐希和布拉姆·肖特,他们原本都曾是德国车企董事会级别的高级管理者。

  傅乐希今年刚满60岁,达到了宝马的法定退休年龄,并已于今年6月底退休。另一候选人肖特则于今年4月从奥迪离职。因奥迪前任首席执行官施泰德卷入“排放门”风波被检方带走。去年1月,肖特被提拔为奥迪临时首席执行官。不过,他在大众集团管理层看来只是过渡人选,待大众集团与宝马达成协议,并挖来了宝马前董事马库斯·杜斯曼后,肖特在今年4月合同未满的情况下就卸任奥迪首席执行官,给杜斯曼腾位置。

  知情人士还透露,捷豹路虎工程部主管尼克·罗杰斯、奥迪德国总部英戈尔施塔特工厂生产主管弗雷德·舒尔茨也在候选人名单中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捷豹路虎新任首席执行官人选预计将于本月底公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候选人名单上几乎都是来自德国车企的高管。自2008年捷豹路虎被塔塔收购以来,德系高管一直受到捷豹路虎的青睐。施韦德2010年被任命为捷豹路虎全球首席执行官,此前曾效力宝马集团20余年,他后来还从宝马挖来了很多同事和旧部。捷豹路虎现任首席商务官菲力克斯·布罗伊蒂加姆也是在2018年从保时捷跳槽至该公司。

  回首2008年,国际金融危机让福特遭遇了史上最严重的亏损,导致其不得不抛售资产,最终,捷豹路虎被福特以23亿美元的低价卖给了塔塔。对于塔塔来说,这笔交易非常划算。被塔塔收购后,捷豹路虎不仅全球销量迅速增长,而且利润率也高得惊人。在施韦德的带领下,捷豹路虎走过了经营低谷,2011年至2015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利润率。尤其是2015年,由于路虎揽胜在中国市场热销,捷豹路虎当年的息税前利润率达到14%。

  不过,捷豹路虎的高速增长并没能永久持续下去。由于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因素影响,再加上2018年中国车市骤然降温,高度依赖中国市场的捷豹路虎销量大幅下滑,盈利也开始大幅放缓并出现亏损。在2018/19财年第三财季(2018年10~12月),捷豹路虎税前利润出现33.95亿英镑的亏损,令业内震惊,而作为塔塔的“利润奶牛”,捷豹路虎的亏损也导致了塔塔三年来的首季亏损。

  为了应对萎靡的市场,捷豹路虎在去年年初开启了名为“充电和加速”的全新转型计划,致力于削减成本,改善现金流,并加大技术创新投资。在2018/19财年第四财季(2019年1~3月),捷豹路虎扭亏为盈,税前利润为2.69亿英镑。

  得益于降本增效行动,以及在中国市场的优异表现,在2019/20财年第二、三财季(2019年7月~12月),捷豹路虎全球运营表现强势反弹,利润与营收连续增长,当时该公司预计能够实现全年营收、盈利等原定财务目标。不过,在第四财季(2020年1~3月),疫情突然暴发,汽车厂商相继陷入停工停产状态,市场需求大幅下滑,捷豹路虎的全球销量同比下滑31%,至11万辆;该季度的税前利润转为亏损5亿英镑,且整个财年也呈现亏损状态。由此,捷豹路虎的复苏出现中断。

  目前,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欧洲、北美、中日韩等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汽车制造业纷纷复工复产,但在需求下滑的困境下,不堪重负的整车厂商和零部件供应商纷纷祭出了降薪或裁员的大招,捷豹路虎自然也不例外。

  为了维持运营,今年6月,捷豹路虎宣布加大成本削减计划的力度,将成本削减的目标上调10亿英镑,在2020/2021财年削减50亿英镑成本。为此,捷豹路虎表示将从3.2万名英国员工中裁减1100名合同工或承包商,并削减投资支出,推迟在利润率较低的非关键领域的投资。

  另外,和其他车企一样,捷豹路虎也寻求多方融资以保障现金流。此前由于疫情危机影响,捷豹路虎被迫关停了在英国的多家工厂,约有2万名员工停薪休假,当时为了让工厂尽快复工,捷豹路虎开始向英国政府寻求资金上的援助,希望获得10亿英镑紧急贷款,同时寻求税收减免、研究拨款和其他补贴。不过,由于捷豹路虎信用评级较低,英国央行拒绝了捷豹路虎的紧急贷款申请。

  与此同时,捷豹路虎也在中国寻找资金支持。今年6月上旬,捷豹路虎宣布从中国多家银行获得总额为50亿元人民币的3年期循环信用贷款。这是捷豹路虎在中国地区的首次债务融资。捷豹路虎全球副总裁、中国区首席财务官于钧瑞称:“捷豹路虎此前在中国从未进行过任何形式的融资,此次融资一方面有助于企业的日常运营,同时也为捷豹路虎中国未来的研发以及长远投入储备资金。”

  捷豹路虎的困境已经影响到其相关产业链。英国联合工会在今年7月初传出消息,欧洲物流巨头DHL计划裁减2200名为捷豹路虎英国工厂提供物流服务的员工。根据DHL与捷豹路虎签订的合同,此次裁员人数占员工总数的近40%。DHL表示,裁员一半是因为捷豹路虎的汽车产量下滑,另一半是效率提升的结果。

  据了解,面临失业危险的员工主要为捷豹路虎位于英国索利赫尔、布罗姆维奇城堡、哈利伍德等地的工厂服务,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将零部件运送到仓库和生产线,以及运输整车。DHL的发言人表示:“我们正在与员工及其代表磋商,并尽量将尽可能多的员工调派到我们的其他业务部门。”对此,捷豹路虎表示已经接到了DHL的通知,并称:“捷豹路虎正在采取行动优化运营,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,以实现可持续增长,并保障我们业务的长期成功。”

  捷豹路虎近两年的业绩下滑让母公司塔塔汽车叫苦不迭,而各国因疫情采取的限制措施严重冲击了塔塔的全球及本土业务。财报显示,今年1~3月,塔塔汽车营收同比下滑28%,且出现了989.4亿卢比(约合人民币92.4亿元)的净亏损,而去年同期实现净利润111.7亿卢比。“由于多种因素导致经济放缓,全球汽车业在2020年面临着强劲的逆风。”塔塔汽车首席执行官根特·布切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“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和全国性封锁加剧了汽车行业的困境。”

  为此,塔塔汽车开始对公司业务进行调整。“节省现金、优先考虑资本支出,将投资支出放在正确的领域是我们的工作重点。”塔塔汽车首席财务官巴拉吉表示,塔塔正在审查所有业务,并将考虑退出那些没有战略增长价值的业务板块。塔塔汽车不久前宣布,今年对于捷豹路虎的资本支出将从此前的30亿英镑减少到25亿英镑。

  此外,捷豹路虎所在的大本营英国依然面临着脱欧的不确定性。英国首相约翰逊此前决定,要在7月底前敲定脱欧协议大纲,而今仅剩下数天时间。不过,经过数轮谈判后,英国与欧盟迟迟无法达成协议,双方在捕鱼权、交易管理、欧洲法院的作用以及所谓的公平竞争保证上仍然陷入僵持,导致市场再度处于摇摆不定的尴尬局面。这对于捷豹路虎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,“硬脱欧”将给英国汽车业带来巨大的打击,而英国正是捷豹路虎的根基所在。